爵炊

主凹凸

左金,产粮也是左金相关,博爱党。

会吃all凯莉all,不过产粮的话肯定金凯

【金安】家长会

·很久以前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的点文

·产粮合集走这里:目录

 

 

 

 

“您就是金的家长?”

 

老师有些惊讶地问道。无他,以一个家长的身份来说,面前青年有些过分的年轻与好看了——他碧色的眼眸很温和,神色里却还带着初入社会的青涩感,即使强撑着帅气的笑容,也不能掩饰那份紧张与小心翼翼。

 

看上去几乎比自己还小啊,老师在心里嘟囔了句,按金的年龄这人怎么也三四十了吧?这个保养的......

 

眼瞧着老师的目光越来越诡异,安迷修窘迫地推了推眼镜,同时拍了拍旁边一直在降低存在感的金发少年,解释道,“我是......金的哥哥。”邻居家的哥哥也算哥哥吧,“他的家长出差去了,家长会只能由我出席了。”

 

“这样。”老师简短地回答,镜片发射出冷冷的光,“那我们就好好谈谈金的学习问题吧。”

 

——接下来,就是一段漫长的、老师单方面的训话了。

 

金其实一直很好奇,班主任那滔滔不绝、半小时不用喝水的口才到底是怎样锻炼出来的,但他悄悄抬头,瞥见老师冷肃着脸的表情,还是明智地吞下了疑问。

 

不、不管怎样,有安迷修在,肯定能解决的吧!

 

金以无比信任的眼神盯着自诩为“最后的骑士”的一直很可靠的邻家哥哥,却瞧见人背后都渗出了点冷汗。

 

......果然,骑士也要在老师面前低头啊。

 

他边在心里悄悄为安迷修喊了句加油,边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重新低下了头,再次开始降低存在感。

 

好在,安迷修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在老师终于决定喝口水歇口气的间歇,骑士打出了“愧疚的眼神”“帅气的笑容”“诚恳的保证”的连招,成功在老师那里为自家小孩儿挽回了点印象分。

 

“欸,”老师长长地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啊......”

 

金一听就知道有戏,连忙抬起头,双手背在背后,朝人露出乖巧的笑容,蓝色的眼睛闪着亮光,“我、我保证,一定会认真的!”

 

虽然仍然心存怀疑,但年龄还不到三十的女教师看了看青年装满了诚恳的表情,又看了看金blingbling闪着光的双眼,最后还是大手一挥,“你们先出去吧,我还有学生要谈话。”

 

“是!”金眼睛一亮,兴奋地捉住身旁人的衣角,以不慌不忙但绝对迅速的速度撤了出去。

 

 

 

 

 

 

在成功从教学楼撤退的那一刻,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安迷修松了松领带,拉住还在蹑手蹑脚往外走的少年的后衣领,“够了,已经逃脱了。”

 

金被他这样一拉,差点往前摔倒在地上,幸好有着出众平衡感的加成,他险而险之地站稳,转身溜到人背后。一、二、三,跳!

 

一把扑上去,像个树袋熊一样直接挂在人背上,金才超感激地道谢,“谢谢你啦!”

 

想起那个明明年纪不大、念叨起来却让他想起曾经的教导主任的老师,安迷修也不禁有些头疼,他托住了金防止他掉下去,语气里满是无奈,“不过老师说的也是对的,你太偏科啦......”

 

简直是一边满分一边零分的节奏了。

 

如果让姐姐知道的话,一定会被揍的吧?金想到这儿,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又暗自庆幸起来——他埋在人脖颈间,蹭了蹭人肩窝,郁闷地低声道,“没办法呀,就是提不起兴趣嘛......”
对于喜欢的科目,他学习得很快,可面对那些他不喜欢的,金就总是容易走神,老师的话语都成了一团乱码,滋滋啦啦从耳旁通过,不知不觉就拽走了他所有思考的能力,只能机械式地听讲——或者说发呆。

 

“那也要好好学习!”安迷修语气严肃地回答,一个爆栗毫不留情敲到这还在跟自己撒娇的小子身上。金夸张地痛叫了一声,捂住额头,委委屈屈地说,“痛!哇......”他压着嗓子,尾音被刻意压低,好像闯祸的猫咪撒娇一样拿尾巴挠着主人手心一样,让人忍不住心软,“我知道啦......会尽力的......”

 

怎么抵抗小男友的撒娇,急,在线等。

 

脑中一瞬间掠过看到过的提问,安迷修视线漂移了一瞬,还是清了清嗓子,仍然很严肃地——虽然金一下就听出了其中的底气不足——认真地叮嘱道,“承诺了就一定要做到。”

 

“好!拉钩钩!”金欢呼了声,把右手伸到人跟前,小指翘起,晃来晃去。安迷修犹豫了下,顶着一种迷之羞耻又迷之兴奋的心态,同样伸出手。

 

小指钩钩、大拇指盖章,其名为承诺。——完全不觉得这个动作幼稚的少年傻笑了一下,又把脑袋埋在人肩窝里,双手紧紧箍着人,在人红得几乎透明的耳垂上亲了亲。

 

......

 

大不了,回去以后给金补习好了。

 

骑士为了降下脸上的热度,心不在焉地想到。

评论(22)
热度(287)

© 爵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