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炊

主凹凸

左金,产粮也是左金相关,博爱党。

会吃all凯莉all,不过产粮的话肯定金凯

【金瑞】惹狗烦

·脑洞来源是风冶老师的讨猫厌,后续还有两只宠物的故事

·是和平日常世界观,ooc慎入




格鲁的存在,一度让金待在格瑞身边的时间少了很多,等沉迷撸猫的人终于过了所有刚养猫的铲屎官都会有的心无旁骛的时期之后,却突然发现自家自小黏人的发小——一个连猫的醋都吃的男友——找他的频率突然降低了。

经历了一个格外安静毫不吵闹的午休以后,生性喜静的少年不适应地皱皱眉,盘算着要不要去问问——但这有什么好问的呢?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了?最近在忙什么事?总之,格瑞是问不出来的。

格瑞习惯了将什么事情都埋在心里,不透露出来,他将课本握成整齐的一摞,在桌面上敲出清脆的声音,借由这个间隙决定不开口。反正,无论金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他都是能看出来的。

但在心里完全藏不住事儿的少年在放学后主动拦住了他。

“格瑞,你猜猜看,我最近碰到了什么好事儿?”

金一把从人身后抱住他,神秘兮兮地埋在人耳畔低声说了句。格瑞忍着从耳垂蔓延上来的热意,从人肩头揪下一撮白毛。

蓬松,柔软,雪白,有点燥得皱起,一眼就知道是动物毛。

“……啊。”

金也一眼就看出来,自家敏锐的发小绝对猜出来了,他垂头丧气地从人肩上下来,嘟囔着抱怨,

“真是的,是我太不小心了!本来还打算让你吓一跳……算啦,反正我在你面前也瞒不住。”

金掰着手指想算算自己这是第几次准备在格瑞面前瞒点事儿却被马上识破,但是次数太多,他的十根手指显然是不够用的。好在金发少年向来大大咧咧忘事极快,马上就恢复了心情,拽住人手臂往外跑。

“走,去看看我新养的萨摩耶!”

————————————————————

由于金的心情实在太过兴奋,他们几乎是跑完了整段路的。

就算以格瑞的体力,到达目的地时也有些微喘。

金撑着膝盖,用力甩了甩头将额头沁出的些微汗水甩干,才从裤兜里掏出钥匙,打开门。金是一个人住的,姐姐去了外地,玄关的鞋架上一向只有两双鞋,一双他自己的,一双格瑞的。他随脚踩进了毛茸茸的拖鞋,兔子拖鞋本该有的毛绒尾巴也被他直接踩在了脚下,人压着耐心等待发小一丝不苟地将拖鞋后面拉上,顺带将鞋——格瑞自己的,以及很懒得收拾的金的——摆进鞋架,才一把冲进了客厅。

“格瑞!我回来啦!”

格瑞:???

银发少年愣了下,才发觉发小并非在叫自己,视线偏移,正对上一双极冷淡的眼眸。

浑身白毛的萨摩耶端坐在阳台上,坐姿非常安稳,没有一般犬类的不肯安分。它的毛非常多,并且完美符合毛绒控的喜好,那身柔软的皮毛在阳光下被勾勒出金边,好像有了太阳的味道。但这只萨摩耶的表情却不像是有光的,它的表情极为冷淡,作为被誉为微笑天使的犬类,它的嘴角却上扬得很懒散,紫色的眼眸剔透得反射出光。就算主人一把扑倒它身上,萨摩耶也没有任何要跟主人一起撒欢的意思,甚至拿爪子抵着人靠近的头,一人一犬远远看起来简直像调换了品种。

“啊,萨摩耶简直就是天使,会把他捡回来真是太好了!”

不顾宠物的阻挠,挠着对方下巴从对方耳朵尖一路撸到了尾巴尖的主人终于心满意足地放开了手,朝发小得意地炫耀着,

“它超乖的哦!虽然不喜欢别人靠近,但超级好安抚的,凭我金大人的撸毛手法,对付它简直太简单了!”

……糟糕,既视感更严重了。

格瑞忍着扶额的冲动,冷冷开口,“换个名字。”

金:???

金瞪大了眼,随即一把勒住了怀中萨摩耶的脖子,坚定地摇头:“我拒绝!”

他振振有词:“格瑞你的猫之前不也是叫金嘛!我的萨摩当然也可以叫格瑞啦!它就算没有你帅气——我不管,不改。”

什么叫自己挖的坑自己埋,格瑞也不算是第一次体会了。向来是冷面酷哥担当的少年张张嘴,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开口反驳,“猫改名了。”

……这倒是,无法否认。

金挫败地撇撇嘴,边心不在焉地给格瑞撸着毛,边努力思考,终于眼前一亮。

“那么,它就叫烈斩好了!”金在自己面前比了个大大的叉,“拒绝再更改!我可是知道格鲁是什么意思的!”

格瑞:……

从真名变成了化名,也算是好一点了吧。格瑞想着,因为发小过于坦白而有些放肆的行为而燥红的耳尖终于恢复了常色。

————————————————————

在知道了烈斩存在的一周之后,格瑞终于理解了自己养格鲁时金的心情,与此同时,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与那只狗简直是相看两厌。

金当然无法发现这一人一犬之间的微妙气场,他依然沉迷着萨摩耶皮毛的美好触感之中,将撸狗当做一项人生大任来对待。

格瑞发誓,他从没见过自家发小如此尽心尽力地照顾某个人——某只动物。金生来就是神经大条的性子,他从不会细心地照顾自己,除了对待格瑞以及姐姐以外,也很少细心地照顾别人。但对待这只萨摩耶,金却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从洗澡到狗粮一手包干,甚至不像个第一次养狗的人。

与之相对应的,就是金花在男友身上的时间极速减少。

格瑞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的心情,也不打算去跟对方说,我觉得你在那只狗身上的时间花得太多了。它对金是无害的,对金无害的东西,格瑞从来不管太多。

他只是开始跟那只狗相看两厌。

对,相看两厌——并不是格瑞单方面地不喜烈斩,反而是身为宠物的烈斩更为坦诚地表露出了冷漠之情。

在金去洗澡的间隙,格瑞坐在书桌前,精装的原文书摊开在桌上。他抵了抵滑落的眼镜,却听到身后肉垫踩在地板上的轻声。

烈斩慢慢走了进来,站在他脚边,一人一犬的眸色无比相近,连其中的感情色彩也几乎一模一样。烈斩的眸中率先浮现出某种厌烦,它甩了甩尾巴,复又走出门去。

格瑞:……

他抱起双臂,尚还有些怔愣。

虽然对烈斩没什么好感,但也说不上讨厌的格瑞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被一只狗嫌烦。

……

他听到了一声消息提示音。

金:
我新养的世界上最可爱的萨摩耶![照片.jpg]
‖凯莉:啊哈,风水轮流转~

格瑞:……

————————————————————

金好歹没把烈斩安置在卧室里,而是让它睡在窗台上。

“毕竟格瑞要睡嘛!嘿嘿,也不能让他听到不该听的啊!”

“……笨蛋。”

这话实在是太过于坦白,格瑞抬手弹了下金的额头,少年马上顺势倒地,捂着额头就是不肯起来。

“太疼了,要格瑞亲亲才能起来!”

这都是多久以前的梗了。

格瑞正准备直接拉着人衣领子把人扯起来,往前一步,刚刚还倒地不起的人就好像被加了什么buff一样迅速起身在人面上吧唧一口。

“嘿嘿,这回是我赢啦!”

“……”

格瑞僵在了原地,停了停,才面色如常地擦去了脸上的口水。金拉着他倒在床上,从人额头吻起,一路下滑。

从竹马到男友的过程简直顺利得让人难以想象,同时,两个人的契合度也叫人惊讶。他们好像天生就适合对方。金不紧不慢地进出着,注视身下人苍白的肌理染红。这是一种能吞噬理智的欢愉,衣襟散开,染上情欲的潮红,快感席卷而来,不安地揪紧床单的手复又散开,自制力已毫无必要。像烈火,像剧毒,连阳光也能焦灼成炙热的火焰,汗水滴落,眼神迷蒙中带着水光——

“笃笃”

“……”

两个人都吓得差点萎了。

俗话说得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金埋首在人颈间死命地蹭了蹭,才随便套了条裤子,不情不愿地去开门,入目的却是萨摩耶重新走向阳台的背影。

“……”

“到时候,把格鲁跟它一起放另一个屋吧。”

“……好……格瑞,你得补偿我。”

“……”

“不说话就是默认啦!”

评论(7)
热度(106)

© 爵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