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炊

主凹凸

左金,产粮也是左金相关,博爱党。

会吃all凯莉all,不过产粮的话肯定金凯

【金雷】暴动

双A预警,一个车头。

随手带目录:目录



————————————————————

 

该死。

雷狮低低咒了句,压着人肩胛骨往外拉。理智已经被欲/火夺取的人却不管不顾地抵住他锁骨,干净的面孔已经稍稍汗湿了。

金闷力往冰凉的方向靠,削瘦的少年身体显出有力的线条,湛蓝的双瞳比以往偏暗,清亮的声线也压抑到喘息。他磨蹭着雷狮颈间的肌肤,甚至叼起一块用犬牙细细地磨。两个Alpha之间几乎要擦出火花的冲突也挡不住酥麻快/感的泛滥,雷狮闷哼一声,立起手掌抵在人后颈。

野兽的直觉敏锐察觉了危险,金脑袋向上捶去,撞上人下巴。痛感让他勉力清醒一瞬,发出沉重的呼吸声,咬着牙唤道:“雷狮,雷狮......”

小声的,压抑的,依赖的。

雷狮皱起眉,小心收敛了缠卷着的信息素,靠过去。

瞬间的清明又被燃烧殆尽,金咬住人下唇,蛮横地席卷过去。他的技巧太过稚嫩,只知道直直往里面闯,引得人甚至有闲心低低笑出声。

他被引导着往里探去,却对雷狮的熟练更加不满,此前还收敛着的信息素尽数放出。

没有丝毫技巧地,Alpha天生的野性随着信息素的释放侵略过去,蛮横地要夺取雷狮的控制权。此前的悠闲早已消失,雷狮索性也不再压着,掠起信息素回击。

痛苦尖锐地刮过,好像要把腺体强行拉扯下来。痛感混合着快/感猎猎燃烧,咆哮着席卷了理智。生理性的盐水被本能忍下,眩晕感带地世界都在旋转,肺叶也好像被灼烧过,从喉管里发出风箱破败的“嗬嗬”声。

/这个吻早就失去了该有的甜蜜,简直像两头野兽在打斗一样攻击着对方。

雷狮的下唇已经被咬出了血,却还是挑衅看过去。金朦胧的双眼已经被压出了深海的晦暗,抵在人身上,随性抚摸。信息素的冲击带来的全是疼痛,还有疼痛带来的愉悦,全被直白地宣泄而出。

金终于对这磨磨蹭蹭的决斗有些不满了,摇摇晃晃地坐起,俯视他,又低下头。雷狮下意识撇过脸,却被人一口咬在后颈处。剧烈的疼痛蔓延开来,汗水打湿了早就散下来的头发,视野中全是一片空白,锋利地刀刃把他一分为二——

 

金死死咬着,忽略了充斥的铁锈味与崩坏的牙龈疼痛,甚至有些愉悦。

 

——他属于他了。

评论(2)
热度(188)

© 爵炊 | Powered by LOFTER